新皇娱乐

编辑:℡╮-武①、淺唱
坐等吴皇归来
编辑
2019年03月19日 19:42 来源于:新皇娱乐
分享:
热点栏目自选股数据中心行情中心资金流向模拟交易客户端  周一(3月18日),OPEC和其他主要产油国决定取消原定于4月举行的会议,在6月开会决定是否延长减产。他们认为,取消会议能使其评估美国制裁伊朗和委内瑞拉的影响。有分析认为,4月会议取消凸显出俄罗斯和OPEC之间的分歧。  OPEC取消4月会议,延长减产预期不减反增  沙特能源部长法利赫(Khalid al-Falih)在阿塞拜疆巴库召开的委员会会议上表示,OPEC推迟做出决定,因为预计今年上半年石油市场仍将供过于求。据几家新闻机构报道,这一推迟也让石油生产商得以评估美国对伊朗和委内瑞拉的制裁将如何影响未来几个月的油市。  2019年1月,由14个国家组成的OPEC和以俄罗斯为首的一些国家发起了第二轮减产。此前,石油供应过剩冲击了市场,导致油价在2018年底出现暴跌。OPEC从2017年开始减产,但2018年6月提高了供应上限,原因是油价升至近四年高点,美国准备制裁当时的OPEC第三大产油国伊朗。  2018年12月,当他们同意新的减产计划时,所谓的“OPEC+”表示,将在4月份评估石油市场,比OPEC的6月份常规会议提前两个月。但就在3月19日,一个负责监督该交易的委员会表示,未来两个月,市场基本面不太可能发生重大变化。联合部长级监测委员会表示,下次会议将于5月召开,6月25日召开全体会议,决定是否将减产延长至2019年底。  最新一轮的减产帮助油价今年从18个月低点出现回升。WTI价格上涨29%,至每桶58美元以上,而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25%,至每桶67美元左右。  会议推迟显示出俄罗斯和OPEC之间的分歧  OPEC及盟友的目标是每天减少120万桶石油,但一些产油国的产量依然超出配额,包括全球第二大产油国俄罗斯在内。   3月17日,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Alexander Novak)表示,俄罗斯将在未来几周内达到减产目标。现在讨论“OPEC+”是否应该在6月之后继续限制石油产量还为时过早。沙特能源部长法利赫(Khalid Al-Falih)当时原本赞成做出决定,但他默认称4月份还为时过早。  沙特油长法利赫当天表示,他预计OPEC不会让石油市场“在下半年失去指引”。他上个月表示,自己倾向于将减产延长到年底。  大宗商品对冲基金菲利普石油(Philipp Oil)创始人多德森(Andrew Dodson)表示:“沙特和俄罗斯之间建立密切关系的必要性已经减弱。OPEC会议的推迟似乎表明,俄罗斯不愿承诺进一步减产,也不愿在做出进一步承诺之前尽可能推迟做出任何决定。”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大宗商品策略全球主管克罗夫特(Helima Croft)表示,OPEC+可能在2019年全年继续减产。然而,延长减产将凸显俄罗斯与沙特等OPEC成员国之间的分歧。俄罗斯部分私营企业生产石油,沙特等OPEC成员国的国有能源企业为该国的预算提供担保。  克罗夫特表示,俄罗斯企业讨厌停产,他们能从石油产量中获益,而政府能从油价上涨中获益,所以他们不喜欢这项减产协议。但是,对于沙特和其他OPEC产油国来说,目前的油价仍低于财政收支平衡水平,因此他们希望油价能在目前水平上再上涨一点。   美国的制裁政策成为油价上涨的关键因素  克罗夫特还表示,石油生产商还想看看,美国5月份是否会收紧对伊朗的制裁。去年11月,特朗普政府给予八个伊朗买家石油制裁豁免,令外界感到非常意外,而当时沙特的石油产量正处于创纪录水平。  不过,美国那次给予的制裁豁免将于5月初到期,外界关注美国是否延长豁免。   就在上周,美国国务院伊朗问题特使胡克(Brian Hook)表示, 美国政府认为,由于石油市场供应充足,对伊朗的制裁还有加强的余地。不过,对于美国政府是否将其放弃制裁的决定传达给OPEC,他拒绝就此发表置评。   OPEC秘书长巴尔金都(Mohammed Barkindo)表示:“解除制裁的问题给OPEC的决策带来了不确定性。这使得我们的工作更加难以聚焦于基本面,而不是谈论我们为保持油市平衡所做的努力,同时也加大了保持这种平衡的难度。”  值得注意的是,OPEC推迟4月的联合监督委员会会议,一度令市场担忧OPEC+或迫于美国的压力提前结束减产。但随后OPEC声明称,将在未来几个月继续减产,且6月减产会议如期举行。受此影响,油价短线走强,后续仍有进一步上行空间。  布伦特原油日线图  汇通财经易汇通软件显示,北京时间3月19日10:21,布伦特原油价格报67.54美元/桶。  OPEC cancels April meeting, leaving price-boosting oil output cuts in place through June  OPEC and other major oil producers on Monday canceled a meeting planned for April, leaving the alliance‘s price-boosting production cuts in place until at least June.  The group is delaying its decision because it expects the oil market to remain oversupplied through the first half of the year, Saudi Energy Minister Khalid al-Falih said at a committee meeting in Baku, Azerbaijan. The delay also allows the producers to assess how U.S. sanctions on OPEC-members Iran and Venezuela will affect the oil market in the coming months, several news agencies reported.  The 14-nation OPEC and a group of countries led by Russia launched a second round of production cuts in January after a glut of oil hit the market and crude prices collapsed at the end of 2018. The group began slashing production in 2017 but lifted supply caps last June as oil prices rose toward nearly four-year highs and the U.S. prepared to sanction Iran, then OPEC‘s third biggest producer.  When they agreed to the new production cuts in December, the so-called OPEC+ alliance said it would assess the oil market in April, two months ahead of OPEC‘s usual meeting in June. But on Monday, a committee tasked with monitoring the deal said “market fundamentals are unlikely to materially change in the next two months.”  The Joint Ministerial Monitoring Committee said it will next meet in May, with the full group convening on June 25 to decide whether to extend the output cuts through the end of 2019.  The latest round of cuts have helped boost oil prices from 18-month lows this year. U.S. West Texas Intermediate crude has rallied 29 percent to more than $58 a barrel, while international benchmark Brent crude is up 25 percent to about $67 a barrel.  OPEC and its allies are aiming to keep 1.2 million barrels per day off the market, but some producers are still pumping above their quotas, including Russia, the world‘s second biggest oil producer.  Russian Energy Minister Alexander Novak told CNBC on Sunday that Russia will hit its target in coming weeks. He said it is premature to to discuss whether the group should continue capping output beyond June.  Falih said Monday he does not expect OPEC to leave the oil market “unguided in the second half,” Dow Jones reported. Last month, the Saudi oil minister told CNBC he was leaning toward extending the production cuts through the end of the year.  Helima Croft, global head of commodity strategy at RBC Capital Markets, says the group is likely to continue cutting production throughout 2019. However, extending the cuts will highlight divisions between Russia, where partly private companies produce oil, and OPEC members like Saudi Arabia, where state-owned energy companies underwrite the nation‘s budget.  “The Russian corporates hate shutting in production. They benefit from volume. The state takes the upside of higher prices, so for them, they don‘t like the agreement,” she told CNBC’s “Worldwide Exchange” on Monday.  “But for Saudi Arabia and for the rest of the OPEC producers, current prices still remain below their fiscal breakevens, so they would like to see prices a bit higher from here.”  The producers also want to see whether the U.S. tightens sanctions on Iran in May, Croft said. In November,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surprised OPEC by allowing some of the Islamic Republic‘s biggest customers to continue buying limited amounts of Iranian crude oil — just as Saudi Arabia was pumping at record levels.  The sanctions waivers expire in early May.  Last week, the State Department‘s special envoy for Iran, Brian Hook, said the administration believes it has room to tighten sanctions on Iran because the oil market is well supplied. Speaking on the sidelines of the CERAWeek by IHS Markit conference in Houston, he declined to comment on whether the administration would telegraph its decision on sanctions waivers to OPEC.  OPEC Secretary General Mohammed Barkindo said the question over sanctions waivers is injecting uncertainty into the group‘s decision-making.  “It makes our job more difficult in focusing on the fundamentals, not to talk of our efforts to maintain balance and more challenging to sustain this balance going forward,” he said during a press conference at CERAWeek.  PEC‘s Missing Meeting Shows Strain in Saudi-Russia Alliance  Planned April talks likely to be canceled at Russia’s request  Saudis previously favored agreeing cuts extension next monthBy Grant Smith, Salma El Wardany, Dina Khrennikova and Annmarie Hordern  (Bloomberg) -- The partnership at the heart of the OPEC+ alliance showed further signs of strain after Russia pressured the Saudi-led group to delay a decision on the future of their production cuts.  The unusual recommendation to cancel next month’s scheduled meeting means the group probably won’t decide whether to prolong its supply curbs until late June, just days before they expire.  At talks in Baku, Azerbaijan on Monday, Russian Energy Minister Alexander Novak convinced the committee overseeing the output cuts that the scheduled April meeting would be too soon to agree an extension. Khalid Al-Falih, the Saudi energy minister who had initially been in favor of making a decision at that time, acquiesced saying “April will be premature.”  Saudi Energy Minister Khalid Al-Falih speaks to reporters in Baku.  For now, the supply curbs that have buoyed Brent crude by 25 percent this year are secure, and the the nations present in the Azeri capital said they will go beyond their pledged cuts in the coming months. Still, the cancellation is the latest in a number of disagreements between the two largest and most powerful members of the 24-nation coalition.  While there’s general support within the Organization of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 for an extension, with members including Iraq voicing support behind closed doors, Novak remains opposed, according to one delegate, who asked not to be named because the talks were private.  If that difference can’t be resolved in the coming months, it sets up a high-stakes meeting in Vienna on June 25 to 26 that could give oil traders very little time to adjust to a major shift in supply.  “The need for close ties between Saudi and Russia has diminished,” said Andrew Dodson, founder of commodity hedge fund Philipp Oil. “The delay of the OPEC meeting seems to point to a Russia reticence to commit to more cuts and to leave any decision as late as possible before committing further.”  Since OPEC ended decades of rivalry by forging an alliance with Russia in late 2016, the cordial relationship between Novak and Al-Falih has been one of its defining features. The two men ushered in an unprecedented period of cooperation that re-shaped the global oil market and created the beginnings of a new geopolitical partnership that’s extended to cooperation over Syria and mutual investments.  Yet there’s an imbalance at the heart of the alliance. Saudi Arabia needs its oil to sell for $95 a barrel to cover government spending this year in an economy that relies almost entirely on petroleum. Russia is more resilient, with a more diversified industrial base and a less bloated state that means it based its 2019 budget on $40 crude.  Since the OPEC+ production cuts entered their third year -- having originally been slated to last for six months -- Moscow has shown less enthusiasm. It’s drawn criticism from Saudi Arabia for making slow progress toward its output target. By March 12, Russian producers had implemented half their pledged cuts, giving them just a couple of weeks to go the rest of the way.  Russia said it will take a wait and see approach on whether to extend the OPEC+ deal because the market has achieved a fragile balance, Novak said in an interview with Bloomberg television on Sunday.  “Currently, the price is acceptable to all the parties, both to consumers and producers,” Novak said. Uncertainties, including fluctuations in Venezuelan production amid a political and economic crisis, make it difficult to say what steps the group should take in the second half, he said.  Russian energy minister Alexander Novak says it’s too early to discuss an extension of output cuts.  That contrasted with the message from Al-Falih, who said at a news conference in Baku that the job of rebalancing the oil market was nowhere near done because U.S. inventories remain significantly above normal levels. The kingdom will continue to cut deeper than required under the deal through to the end of April, he said.  “The Saudis do have a preference to keep the cuts going and just come out and announce it straight away,” Amrita Sen, chief oil analyst at Energy Aspects Ltd., said in a Bloomberg television interview. The kingdom “is not going to do anything unilaterally and Russia does represent the biggest of the non-OPEC countries.”  Events in Baku certainly don’t signal the end of the OPEC+ deal or the Saudi-Russia partnership, “but there are a lot of uncertainties right now” and everyone in the group is buying time, Sen said.责任编辑:郭建
称新女友怀孕需用钱!"90后"铁路夫妻

  因被媒体曝光涉嫌权色交易华纳兄弟娱乐公司总裁辞职  新京报快讯(记者白金蕾)美国当地时间3月18日,华纳兄弟娱乐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凯文·辻原因涉嫌存在婚外情及权色交易,宣布辞职。  在发给公司全体同事的备忘录中,辻原称自己辞职“符合公司的最佳利益”,他如果继续担任高管,将成为公司持续发展的困扰和阻碍。  华纳兄弟娱乐公司的母公司华纳媒体公司首席执行官约翰·斯坦基当天在另一份备忘录中称,辻原辜负了公司对他的期待,其离职符合公司的最佳和长期利益。  3月6日美国媒体爆出辻原与英国女演员夏洛特·柯克自2013年起有婚外情。媒体公布的短信显示,辻原承诺帮助柯克寻找拍片机会。虽然辻原通过律师否认与柯克获得出镜机会有直接关系,但华纳兄弟娱乐公司的母公司华纳媒体公司已对辻原进行调查。柯克2016年和2018年分别出演华纳兄弟的影片《单身指南》和《瞒天过海:美人计》。  辻原为美籍日裔人士,1994年加入华纳兄弟娱乐公司,2013年先后接任公司首席执行官和总裁。责任编辑:鲍一凡。

贵州1对男女赤裸上身被绑树上马来西亚新任最高元首宣誓就职!

新皇娱乐热点栏目自选股数据中心行情中心资金流向模拟交易客户端  新浪港股讯亚投金融集团(00033)报0﹒081元,升3﹒85%,盘中高见0﹒086元,暂成交达2478万股,涉资206万元。  亚投金融宣布以每股0﹒1元配售3亿股新股予四名投资者,集资3000万元,用作营运资金。该集团指配股价较收市价0﹒078元溢价约28﹒2%,而该批新股占扩大股本约3﹒1%。主席兼控股股东张军持股由26﹒3%摊薄至25﹒5%。  现时,恒生指数报29340,跌68点或跌0﹒23%,主板成交585﹒26亿元。国企指数报11620,跌0﹒46%或跌54点。  上证综合指数报3084,跌11点或跌0﹒37%,成交2352﹒31亿元人民币。责任编辑:李双双

中国海军航空兵韩国世越号遇难的250名高中生

  来源:中国房地产报  一则官方报道引起了市场注意。3月15日,北京日报的一篇《在京无房津冀买房可提公积金》的文章表示,北京公积金缴存职工在京外购房,将可提取公积金。  北京公积金异地提取范围的放宽,不仅将直接刺激环境楼市,为在京购房者提供更充足的选择空间,更是京津冀一体化的落实与环京城市群协同效应的体现。  而在收费公路制度改革及河北高碑店人才引进策略等利好叠加下,以刚需为主的环京楼市,将从观望情绪中走出。同时在经历两年多的筑底行情后,多个区域的成交已明显回升上,战略性布局环京的房企迎来了春天。  ━━━━  北京公积金政策放宽  日前,北京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发布声明,除了户口所在地及户口所在省份省会外,北京购房者公积金异地提取的范围放宽至天津、河北两地。众所周知,公积金异地提取一直受到严格的管制,甚至诸多二线城市,也不能异地提取。  而在去年的9月13日,北京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发布《关于调整住房公积金个人住房贷款政策的通知》和《关于落实放管服、优化营商环境提升住房公积金归集服务水平的通知》后,因“异地购房不能随意提取”“认房又认贷”“缴存额度与缴存年限挂钩”“二套房的贷款额度下调”“贷款年限下调”等限制力度加大,被认为“史上最严”北京公积金政策。  其中的“异地购房不能随意提取”是指,住房公积金缴存人及配偶须购买本人及配偶身份证、户口簿记载的县、市或户籍所在地的省会城市内的住房,才能办理住房公积金购房提取。  如今将北京公积金限制放宽为配偶双方省内住房及双方在京无房条件下,购买天津、河北省内住房或购买亲属所在地住房,无疑大大放宽了提取条件。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公积金提取政策对户籍并没有明确要求,京籍、非京籍均可。  此外,两种提取情况所要求的是“在京没有购房提取记录”,之前办过租房提取并不会受影响,也可以按条件办理异地购房提取。一向被称为“购房利器”的住房公积金,对减少购房者负担的作用不言而喻,尤其对于部分在河北或天津买房、过上京津冀“双城生活”的置业者而言,更是重大利好。  北京公积金政策宽松化,一定程度上也是京津冀一体化协同发展的政策落地,再次证明北京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的步伐非但不会放缓,而且会加快,公积金异地可提取将为人口转移提供便利;同时,在京津冀形成现代化都市圈等政策指向之下,环京在交通、教育、医疗等方面的政策愈加趋同,公积金政策放宽只是其中一步。  ━━━━  环京利好增加置业选择空间  实际上,除津冀买房可提北京公积金之外,近期环京区域利好不断。今年两会,京津冀都市圈被国务院点名为都市圈重点发展区域,未来京津冀的区域发展格局将更加优化。  除了“新型城镇化”、“解决群众住房问题”等能够优化区域发展格局、促进房地产市场健康平稳发展外,深化收费公路制度的改革,也在为城市群的协调发展创造条件,通勤费用的下降以及快捷收费减少拥堵的落实,都将为环京置业人群的通勤出行增添便利。  与此同时,在“因城施策”的背景下,人才争夺战已在全国多个城市上演,目前发布各种人才引进与落户政策的城市有近30个。日前,环京重镇高碑店发布人才引进政策,允许特定人群在高碑店市购买一套商品房。此外,固安等地也在以各种方式吸引人才,可以预见,未来环京将有更多区域加入人才争夺大军。  在多重利好的叠加之下,对于以刚需为主的环京楼市,已经渐渐从观望情绪走出来,数据显示近期环京多个区域的成交回升明显,有部分区域成交同比甚至上升了一倍以上。实际上,在经历了两年多的筑底行情,环京楼市泡沫已经挤尽,经过长时间的冷却,已经处于理性价位。  叠加公积金政策调整带来的便利,未来还会有更多政策鼓励北京置业需求转向环京区域,而且随着城市配套的日益更新和不断完善,环京置业也会有更高的要求和标准。  值得注意的是,环京区域已经有万科、华夏幸福、融创、鸿坤等品牌开发商进入,并开发了具备不俗产品力的项目。  以鸿坤为例。第一,鸿坤是所有环京外来品牌开发商中,布局环京最广、打造项目最多的企业,天津蓟州、承德、张家口、涿州、廊坊、香河都有鸿坤项目布局;第二,鸿坤的环京项目屡获区域销冠,备受好评。在市场下行周期,鸿坤天津蓟州鸿坤·山语、蓟州鸿坤·花语、天津理想城以及河北葡萄酒小镇、廊坊理想城、承德山语墅等多个项目都实现热销,成为环京房企样本;第三,鸿坤是环京首个创新型城市运营商,不仅为区域打造高品质住宅,还为区域带来高端配套。中国首个“NBA中心”、中国首个“儿童友好社区”、首个国际生态小镇等高端概念配套,不仅是鸿坤首创,更是环京第一批高端配套。  环京品牌房企众多,也各有特色,万科倚仗的是多年纯熟的住宅模式;华夏幸福依托的是产业造城;融创打造的是高端项目。  而鸿坤作为创新型城市运营商,既打造高品质住宅,又为环京区域带来高端新鲜配套和不一样的生活理念,在环京利好不断的当下,楼市在迎来新一轮机遇的同时,无疑也将面临着居住升级的挑战,鸿坤的理念和战略无疑具有样本意义。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责任编辑:鲍一凡

减肥7年体重翻番日本相亲出奇招

  列入FTSE指数、新兴市场地位被认可,百亿资金涌向沙特资本市场  沙特在摆脱石油经济模式的路上又向前跨进了一步。  3月18日,沙特股指正式被列入了富时罗素(FTSE)新兴市场指数。在此之前,沙特股市已经被列入了标普道琼斯的几项新兴市场指数和全球基准指数。到今年5月,沙特股市还将会加入更为知名的明晟(MSCI)新兴市场指数。  沙特股市被纳入上述知名的新兴市场指数,预示着为投资者向沙特投入更多资金铺平了道路,被动资金特别是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ETF)对于这些分类的变化尤为敏感。杜邦资本新兴市场股票主管齐普夫(ErikZipf)表示,“这表达了一种认可,对机构客户来说意义重大”。  沙特证券交易所(Tadawul)是沙特唯一获得授权的证券交易实体。它是中东最大的股票市场,总市值近5000亿美元,在世界证券交易所联合会的68名成员中位列第25位。  吸引150亿美元被动资金  富时罗素先前表示,沙特股市从2019年3月起将分阶段纳入新兴市场指数,2019年12月完成纳入。分阶段纳入的目的,是防止基金将资金转至沙特的过程中吸走大量资金,影响其他市场的稳定。  根据沙特证券交易所的说法,一旦完全纳入富时罗素指数和明晟指数,将会为沙特股市带来150亿美元的被动资金。  沙特证交所CEO哈立德(KhalidAlHussan)在一份声明中称:“纳入这些知名指数,表明了投资者对于沙特市场的信心增强,并反映出沙特资本市场改革的成功。”  对于第一天被列入富时罗素新兴市场指数的表现,哈立德表示:“我们看到,在富时罗素第一档资金流入时,没有出现任何的动荡,买卖都进行的相当顺利。我认为这再次证实了国际投资者对沙特市场和沙特资本监管的信心。”  富时罗素先前称,沙特股市在新兴市场指数中占2.7%的权重,由于沙特政府计划让国有石油巨头沙特阿美5%的股份上市,其所占权重可能会升至4.6%左右。  对于沙特阿美何时上市的问题,哈立德表示,时机和谨慎调查都很重要。他说,股票上市要求“做好所有的分析,尽职做好谨慎性调查,我想这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决定。时机也很重要,每家发行商都会关注合适的时机”。  沙特政府对沙特阿美的估值在2万亿美元左右,通过发售沙特阿美5%的股份,可以筹集到1000亿美元的资金。  沙特早在2016年1月就提出沙特阿美的上市计划,当时轰动了整个国际金融市场,但目前上市计划被一拖再拖,不禁让市场开始怀疑沙特让沙特阿美上市的决心。最新消息显示,沙特阿美或将在2021年上市。  未受“卡舒吉事件”影响  去年发生的沙特著名时评记者贾迈勒·卡舒吉在沙特驻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领事馆离奇失踪案,引起了国际舆论的强烈关注。去年10月底,沙特检察机关对沙特记者卡舒吉失踪案的初步调查结果显示,卡舒吉已经死亡。  “卡舒吉事件”爆发后,沙特饱受批评,有舆论甚至要求推迟将沙特列入新兴市场指数。但是,如今沙特依旧成功地升级到了新兴市场的地位。富时罗素在“卡舒吉事件”后拒绝评论是否会将沙特列入的问题。标普也没有回应媒体的询问。  “卡舒吉事件”一度重创沙特股市。沙特ETF-iSharesMSCI指数在2018年秋季大幅下挫,但随后反弹。今年至今,该指数已经上涨了12%。  齐普夫表示,关于卡舒吉的争议使得投资沙特变得更加棘手,“这增加了政治风险。”  标普和明晟这些指数提供商,通常是在考察一国资本市场改革程度后,才决定是否要将一国股指列入新兴市场指数。“这才是主要的考虑因素,不会参合进道德等相关因素,”齐普夫介绍道。  当前,沙特正希望通过2030愿景来摆脱依靠原油的单一经济发展模式,旨在实现经济的多元化。沙特政府力推的这项改革希望减少沙特的失业率,推动沙特工业、旅游业和娱乐业的发展。“2030愿景”还鼓励更多的女性进入沙特的劳动力队伍。  杜邦资本的高级股票分析师彼得鲁齐(DanPetruzzi)对此评论道,“沙特正试图采取措施实现经济的现代化。”  责编:冯迪凡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本文来自于第一财经)责任编辑:李园

吉林政协原副主席王尔智涉嫌受贿大兴国际机场线列车首次亮相!

热点栏目自选股数据中心行情中心资金流向模拟交易客户端  大和资本发表研究报告称,疲弱的需求将使今年福耀玻璃(03606)的利润率受压,加上预期收入增长放缓,因此调低福耀玻璃2019-20年的每股盈利预测13-15%,目标价亦由28元微降至27元,评级仍为“持有”。  报告称,福耀玻璃去年第四季业绩低于大和以及市场的预测,主要因为销售额下跌而营运开支上升,不过绩后股价上升,相信与派息率升至70%有关,福耀并无承诺将可维持上述派息水平,加上内地市场需求疲弱,而公司又需要资金扩充其欧洲业务,所以大和估计,今年福耀玻璃的派息率将回復至60%,建议投资者在股价上升时,可获利回吐。  报告还称,福耀玻璃产品的平均售价今年只会上升3%,预料利润率较低的美国项目收入贡献会增加,加上人民币兑美元转强,均会加添利润率压力,估计随着美国项目的产品结构改善,福耀玻璃的毛利率至2020-21年间始能改善。大和预期,福耀玻璃2019-21年的收入会录得单位数增长。  该行认为,美国项目净利润率只有7%,与内地15-19%的利润率比较,并无惊喜,对于美国项目年底前达到盈利能力与内地厂房看齐的目标,保持审慎。责任编辑:李双双

福建500年历史古桥被烧毁!"浮在面上"的黑恶势力已清除

  堪称高调。  1月10日的红米独立品牌发布会,雷军主持,新人卢伟冰低调坐在台下;3月18日,Redmi春季新品发布会上,卢伟冰走至台前,作为主讲人,力撑全场。  3月18日早间,小米集团公司副总裁兼红米Redmi品牌总经理卢伟冰,发表了1000多字的独立宣言,称Redmi不止要做千元机,还要做高端旗舰手机,向一切不合理的溢价宣战。  发布会上,红米延续“小金刚”路线,推出红米Note7Pro和红米7。手机之外,无线蓝牙耳机和红米全自动波轮洗衣机这两款生态链产品也首度亮相。  红米生态链产品的推出,对应的是卢伟冰会上公开的红米2019年战略目标,即坚持极致性价比、坚持高品质、加速国际化、布局手机中高端市场,以及着眼5G、拓展多品类、布局AIoT等领域。  红米独立已官宣许久,但除了在组织架构上作出的区隔,以及在产品矩阵、外宣策略上的不同之外,红米与小米,在业务逻辑上似乎正在殊途同归。  就此,早前甚至将小米称为“友商”的卢伟冰表示,随着品牌和价格的提升,小米与红米在品牌间或将出现重叠部分,但面向不同用户群的需求,两者会在功能上有所差异,红米要去承接小米以前普惠大众的功能。  何以启动IoT?  卢伟冰将红米定位于跟小米“协同又竞争”,他表示,“把小米目前的品牌、目前的IoT布局简单地映射到Redmi就可以了”。  红米与小米的协同,在于供应链,以及制造端和底层研发端。研发分两层,一层技术研发,一层项目研发。“技术研发我们有协同,项目研发分开。”卢伟冰在发布会表示,小米与红米的竞争在于市场端。  “我认为,一个组织一定是有扩张性的,组织设立的初衷是扩张,扩张的目的是让各自到市场上拓展空间,即便双方之间有竞争,那么这种竞争一定整体上是有利的。”卢伟冰说。  在接受《中国企业家》记者采访时,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飙认为,红米独立之初,便迫不及待地布局IoT,这背后是整个手机市场不景气带来的压力。  “红米的一个重要责任就是国际化,在国际市场突飞猛进的,其实不是小米,而是红米。”孙燕飙表示。  调研机构Counterpoint数据显示,2018年第四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年度下降7%至3.945亿部,新兴市场的强势增长并没有弥补发达市场的出货量下降,在全球经济放缓的大趋势下,仅中欧和东欧地区实现了正增长;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三星的市场份额占18%,苹果占17%,华为占15%,OPPO占8%,小米和vivo均占7%,联想占3%,其他品牌占25%。  值得关注的是,小米2018年频传捷报的欧洲市场,到底空间有多大,目前还很难说。  “2018年年初,欧洲智能手机市场,每月销量能有1800万台,现在已萎缩到1500万~1600万台左右。”在孙燕飙看来,市场整体在收缩,2019年,各行业企业打响的不是发展战,而是生存战。  海外市场对于生态链产品也有需求,为了扩大市场,红米的IoT战略应运而生。  “钱从效率中来”  2019年,在全球手机市场,销量能够保持10%以上增长的地区,业内预计是印度、非洲和东南亚,这些地区都是红米未来的“性价比”战场。  国产手机厂商的战火已烧至海外。  在印度,红米面临Ov、荣耀的紧追;在欧洲,华为尚处领先优势;在非洲,除了老对手华为,红米还面临一个强劲对手——传音手机。  成立于2008年的传音控股已在非洲深耕10年,2010年其旗下的Tecno手机销量跻身非洲市场前三。IDC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Tecno手机市场份额已跃居非洲市场之首,接近50%,华为位居第三。  传音旗下手机定位千元机,甚至更低,非洲之外,传音更已成为红米在印度市场的未来对手。孙燕飙曾与一些深耕非洲市场的智能手机经销商交流,对方大多表示,在性价比上,红米难敌传音。  以海外市场为主的红米,在大规模主打极致性价比的同时,也正面临利润与营收的平衡。  卢伟冰在3月18日发布会后对媒体分析称,消费者付出的价格包括四大块,一是渠道成本,二是市场份额的成本,三是企业内部运营成本,四是企业自身利润。他表示,对小米来说,他们不是要把东西做便宜,而是怎么把它们卖便宜。  “你短时间可以亏着卖,但这不是一个企业长期的方法,所以要看我们怎么实现商业模式的闭环。”卢伟冰一再强调,小米不缺利润,性价比从成本中压缩,比如渠道成本、市场费用和运营成本。“钱从哪里来?是从效率里出来的。”  红米的野心也不止于千元机,新品RedmiNote7Pro定价1599元,在红米产品中处于高位。卢伟冰会后面对媒体直言,价格会一步步往上走,下一步会夯实2000元价格;小米在打造一个品牌矩阵,用户有不同的产品使用周期,小米希望一个用户的周期都在自身的品牌矩阵里走。  现货悬疑  3月18日的发布会上,卢伟冰强调Note7Pro“现货”。这不由得让人联想到小米9发布会上的现货宣言。  发布会上的满满的存货图片,被用户抢不到手机的现实打脸。3月14日,小米商城官方微博发布公告称,由于备货不足,取消原定于第二天上午发售的小米9系列两款机型。在微博上一向活跃的小米公司产品经理王腾,在微信群向米粉解释缺货原因,截图流出后,将小米推向舆论浪尖。  来源:小米商城官方微博截图  截图中,王腾引起争议的回应是:“小米的需求是第一波热度很高,所以会产生溢价,黄牛就会因为利益驱动抢货,导致更加供不应求。但如果小米海量备货,线下溢价就会不存在,线下就不愿意卖小米,只靠线上卖就会产生巨大的库存,可能会导致巨额亏损。”  他也指出,解决方案就是小米提价,或者建设小米之家这种线下零售方式。  小米集团公关部总经理徐洁云随后回应致歉,并表示,小米9初期单月产能规划百万级,在业内已是很高水平,初期缺货原因,是新设计的广角镜模组初期良率问题。  小米总裁林斌亦表示,小米9缺货,本质上还是小米在内部的流程和管理上缺乏经验造成的。  这一轮风波后,红米在3月16号发起预售,米粉在定价没公开的情况下,预交100元订购Note7Pro,并在18日晚6~12点补足尾款,若不满意新机,可以退款预交的100元。  发布会上,卢伟冰强调有货后,现场有笑声。为证实自己,卢伟冰称,会邀请部分米粉和媒体参观北京仓库,现场看货。  “小米9的缺货,令小米在舆论上处于被动位置,其实2月的新品中,小米9卖得最好,我们统计的数据有3万~5万台。”孙燕飙告诉《中国企业家》,小米9是今年2月份较早发布的新品,而且针对用户群倾向于年轻化,春节过后正值开学购机时期,用户需求极大;然而,2018年整个手机市场环境不好,供应链对于第二年信心不足,反应不够。  孙燕飙认为,在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富士康和比亚迪是高端旗舰机的代工厂家,文泰、华勤和龙旗等国内ODM厂商代工中低端手机,红米缺货应不会发生。责任编辑:陈合群

提示:新皇娱乐独家原创稿件,未经允许请勿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
相关阅读
丁贝莉 吃货 吸血芭比 曹颖 瞿颖 马思纯 陈慧珊 菫色
婚礼上伴娘歌唱到一半